至仁同济服务热线4000-931-120
栏目导航
公司资讯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4000-931-120
地址:甘肃省兰州市城关区高新区雁南路601-1号中段南侧
当前位置:主页 > 公司资讯
除了抗癌药零关税 李克强总理透露了这些信号
浏览:171 发布日期:2018-03-22

“我们愿意以更开放的姿态继续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的总体税率水平。一些市场热销的消费品,包括药品,特别是群众、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我们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对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税率。”3月20日上午,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闭幕后,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接受记者访问时如是说。

关键词:抗癌药力争降到零关税

在回答彭博社记者关于在中国进入新时代以后,特别是在吸引外资和促进外贸方面,奉行的改革开放模式会跟原来40年有什么不同的问题时,李克强总理表示:

“新的变化意味着进一步扩大开放,我们在开放方面还有较大的空间和潜力。比如货物贸易,我们进口商品的税率水平在世界是处于中等水平,但是我们愿意以更开放的姿态继续进一步降低进口商品的总体税率水平。一些市场热销的消费品,包括药品,特别是群众、患者急需的抗癌药品,我们要较大幅度地降低进口税率,对抗癌药品力争降到零税率。对于服务贸易,我们现在可以说是逆差,进一步开放服务业会付出一些代价,但可以促进提高我们产业的竞争力。下一步重点要放宽服务业的准入,比如说在养老、医疗、教育、金融等领域,我们会加大放宽准入力度,在一些方面逐步放宽甚至取消股比的限制。我们还会全面放开制造业,在这方面不允许强制转让技术,我们将保护知识产权。”

点评:

从零加成,到零关税

2017年曾降低抗癌原料药关税

其实,抗癌药零关税这一举措早就有迹可循。

2016年9月15日,国家已经实施了部分信息技术产品的最惠国税率首次降税,并于2017年7月1日起实施第二次降税,共涉及280多项商品。其中,新增列入《信息技术协定》的医疗器械大多为中高端产品,包括有心脏起搏器、心电图记录仪、X射线断层扫描仪、核磁共振成像装置、超声扫描设备、眼科、外科、口腔科设备等约20种医疗器械产品和组件。

为了促使制药企业降低成本从而降低药价,2016年底,国家财政部新闻办公室对外披露,自2017年1月1日起,我国将对进出口关税进行部分调整,包括降低生产抗癌药所需的红豆杉皮和枝叶、治疗糖尿病药所需阿卡波糖水合物的进口关税。

新康界通过查询《2017年关税调整方案》,发现包括肝细胞生长因子(HGF)、血管内皮生长因子(VEGF)等多种药品原料的进口关税已经调整为0。


2017年部分原料药关税调整


此次国家释放信号,大幅度调低药品进口关税,力争抗癌药零关税,进一步开放国内医药市场,有望缓解“天价”肿瘤药的难以承受之重。

一般来说,进口药品海关关税约为5%-8%,药品增值税率为17%,这意味着,取消关税后,进口药价还能进一步降低,以赫赛汀为例,中标价格为7600元,取消关税后有望降至7000块。

不过,取消关税后,跨国药企的价格竞争力将大大增强,依靠其技术优势、专利优势等,在原本就被进口垄断的肿瘤领域,原研药的份额将继续扩大,对国内企业构成严峻的挑战。

关键词:大数法则

光明日报融媒体记者:近年来,我国的医药卫生体制改革虽然已取得了一些新的进展,但一场大病就让一个家庭陷入困境的现象还是屡有发生。请问总理,新一届政府在解决老百姓因病致贫问题上将会采取哪些新的举措?谢谢。

李克强:过去几年,我们用了很大的努力,在过去的基础上完善基本医保制度,构建了世界上最大的医保网,这也是为了让人人小病能看、大病敢看。但同时我们也感受到,确实还有一些困难家庭看大病难。你刚才讲的问题不只是困难家庭,还有一些享受不到优质医疗资源的家庭也有同样的问题。

中国太大,我们还有三千多万贫困人口。在贫困人口当中,很多是因为大病致贫,或大病返贫,所以我们要在巩固基本医保的基础上,把治大病的问题作为重点来抓。这几年我们创新体制,把基本医保和商业保险结合起来,运用“大数法则”,放大资金效应,使更多的人享受大病医保,去年就达到1700多万人。

今年春节前我到地方调研慰问,路过一个贫困人口家庭,临时进去,看到老人有大病,也有医保卡,但还是不敢去看。这个情景至今挥之不去。的确,常说病来如山倒,我们就是要运用大病保险等多种制度,不让一个人患大病,全家都倒下。谢谢。

点评:

从兜底线,到织密网

去年11月国家首次提及医保商保合作

2017年11月15日,保监会对拟修订的《健康保险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

在征求意见稿中,首次提及健康保险产品、健康管理服务合作:保险公司可以将健康保险产品与健康管理服务相结合,提供健康风险评估和干预,提供疾病预防、健康体检、健康咨询、健康维护、慢性病管理、养生保健等服务,其分摊的成本不得超过净保险费的20%。超出以上限额的服务,应当单独定价,不计入保险费,并在合同中明示健康管理服务价格。

如果说这是医保商保合作迎来的第一道曙光,那么李克强总理对医保商保在中国探索成果的肯定,则让医保+商保式支付方式迎来春天。他指出:“把基本医保和商业保险结合起来,运用“大数法则”,放大资金效应,使更多的人享受大病医保。”

何为“大数法则”?作为近代保险业赖以建立的数理基础,大数法则常用于厘定保险费率,根据定律,承保的危险单位愈多,损失概率的偏差愈小,反之,承保的危险单位愈少,损失概率的偏差愈大。而当前我国医疗支付方式的主要矛盾,正是有限的医保总额与医疗保健需求无限性之间的矛盾。

要遵循“大数法则”、要放大资金效应,少不了商保的参与。在医疗支付体系中,医保和商保需要扮演不同角色,医保承担基本医疗用药保障,而商保则肩负高水平创新药的可负担性。因此在医保“兜底线”的同时,政府还要织密网,在医保与商保之间建立互动机制,从顶层设计上调动商保,鼓励商业保险公司与医疗机构合作,并介入费用管控环节。